betway是什么

当前位置:首页 > 星空故事 > 文学评论 >

读后感18位双性恋者的生命故事

类别: 文学评论  时间:2014-01-08 

读后感《18位双性恋者的生命故事》

《18位双性恋者的生命故事》封面

  解严之后,各种弱势人口纷纷发声,证明他们也是社会的组成分子,不该被人忽视:如女性、原住民、身心障碍者,以及同性恋社群都呛声了,但双性恋却不易呛声。双性恋者受到的压迫,通常被解读为双重歧视:异性恋认为双性恋变态,而同性恋社群往往断定双性恋不忠,他们里外不是人。

  双性恋难以陈诉他们的苦,就算陈诉了,他们的心声也可能被忽视,或引发更大反击。于是,在全世界的学界或运动界,双性恋的发声都显得稀落,断续而不成史篇。《我爱她也爱他:18位双性恋者的生命故事》为台湾的双性恋历史进行了补缺的功夫,呈现了双性恋主体在内心世界的认同焦虑以及在社会空间的定位焦虑。

  他们挖心掏肺自白,我们该虚心倾听。但我想把视野拉远一点点:双性恋的苦,其实是芸芸众生的共业,只不过我们都习惯让双性恋(以及许多其它的性少数人口)去当待罪羔羊。异性恋以为他们只要遵奉“一夫一妻,从一而忠,,生产后代,累积财富”的守则就不枉此生;同性恋也认定他们大致追随上述原则就问心无愧。

  这个守则,是新自由主义资本主义所指定的人生规范。如果异性恋者在生命的某些时刻脱逸这个原则,如外遇、离婚、不孕、失业,他们也就跟双性恋一样,难以处理自我认同,难以在社会定位。而且,他们会跟双性恋一样,被剥夺理直气壮的发声权。

  人人都是双性恋,我不只是说人人都可能爱上两个性别,也是要说:双性恋者的认同焦虑和定位焦虑,也是异性恋和同性恋共有的,只不过我们都不敢承认而已。

为你推荐